文章详细

经济犯罪案例15:吴某柒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

发布时间:2017年4月24日 南宁刑事律师  Tags: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摘要

吴某柒被指控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如果被指控的公诉意见成立的话,量刑最高将会到五年,经本所执业律师辩护后,成功辩护后,法院最终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案号:(2015)玉区法刑初字第259号

案情简介

2006年,被告人吴某柒在刘某萍的介绍下来到广西玉林市,在玉林市玉州区江岸开发区加入“广东某科技有限公司”,以“资本运作”、“连锁销售”为名,要求参加者交纳3300元至69800元不等的费用申购份额,以获得加入组织的资格,并按照业务员、业务组长、业务主任、业务经理、老总的顺序组成层级,根据个人名下直接或间接发展的成员缴纳的费用,作为利益提成的依据,引诱成员不断发展他人加入。吴某柒加入传销组织后发展了齐某碧、吴某平、李某三名下线,在协助下线人员继续发展下线加入。吴某柒升至该传销组织高级业务员后,协助上线刘某萍管理传销团队。2009年后,吴某柒成立独立团队,负责直接管理团队指派吴某平收集申购款和发放工资,以及负责整个传销组织的传销产品的购买和保管。吴某柒名下的传销人员已经达到30人以上,其中吴某平,齐某碧、潘某、陈某银、邹某、董某、吕某珠等人均已达到老总级别。为此,吴某柒被提起公诉,被指控组织、领导传销罪。吴某柒家属委托本所吴晖律师作为其辩护人。

 

辩护思路

在被审理过程中,吴某柒主动缴纳罚金5000元。吴晖律师辩护称,吴某柒有自首情节。

案件结果

最终经过吴晖律师的辩护,法院依法从轻处罚。判处吴某柒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辩护词

吴某柒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本人吴晖,广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受被告人吴某柒及其家属委托,由所在律师事务所指派,担任吴某柒被控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吴某柒的辩护人。

作为吴某柒的辩护人,我多次会见了吴某柒,并且仔细研究了全部的案卷材料,也参加了公开开庭的法庭审理,对本案有了全面、详细的了解。下面,本辩护人将根据法律的规定,结合事实与证据,从事实和量刑两方面,阐述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在合议本案时参考。

第一部分:关于本案的事实

本案中,吴某柒在被重庆市公安局上清寺派出所民警叫到派出所调查询问时就已经将其进行传销活动的所有犯罪事实全部如实的作了供述,并且积极认罪。本辩护人同意吴某柒的认罪意见,对公诉机关指控吴某柒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没有异议。

结合吴某柒供述以及庭审法庭调查的情况,本辩护人就本案的事实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关于本案中吴某柒传销组织伞下的人员人数。

起诉书指控吴某柒伞下传销人员已达30人以上,在公诉机关举证的证据中包括“传销组织网络结构图”和“举报材料”等证据显示吴某柒伞下传销人员多达近两百人。辩护人认为不能以这些证据材料武断的去认定吴某柒伞下的传销人员的人数。首先,举报材料只是所谓的举报人单方面所陈述的情况,举报材料所记载的事实并不是经侦查机关、检察机关经过法定的程序调查核实的,且举报材料所记载的事实和最后公诉机关起诉书所指控的事实并不一致,加之绝大部分的举报人的签名并无法核实,因此举报材料其最多只能说具有形式上的真实性,但其记载的内容绝对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再次,传销组织网络结构图上虽然列出了198名传销人员,但是该网络结构图中除了本案中有提供证人证言能查实确有此人的之外,其他人均无法核实是否真实存在,且还有很大一部分人使用的是假名,更无法核实真实性。最后,从起诉书指控的事实上看使用的是“30人以上”的字眼,说明公诉机关也不认可侦查机关证据中提到的198人。因此,要确定吴某柒伞下的传销人员人数只能以明确查实确有其人,也确实加入了传销组织,且属于吴某柒伞下,还必须是在吴某柒领导、组织这个时间范围内。

二、关于本案中吴某柒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时间。

根据起诉书指控,“吴某柒2006年加入传销组织,2009年独立领导自己的团队,直到被抓获……”。辩护人认为,本案涉及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根据相关的法律规定,构成本罪的只有组织、领导者。因此,吴某柒2006年加入传销组织到2009年独立带领团队之前,都属于一般的参加者,并不属于本罪的主体。因此吴某柒构成本罪犯罪的时间起点应该是在2009年之后。吴某柒结束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时间也不应该是起诉书所指的“直到其被抓获”,根据吴某柒自己的供述,在2011年,其就退出了传销组织。吴某柒的供述辩护人认为是真实的,且案卷的证据材料也可以证实吴某柒所说。第一,根据侦查机关调取的吴某柒的银行流水记录,在2011年底之后就基本没有交易发生了。第二,本案中的证人证言所陈述的参与传销活动的时间基本都是在2012年之前。第三,2012年初吴某柒三条直接下线中发展最好的齐兴碧这条线,齐兴碧、潘峰、潘宇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被抓捕,齐兴碧这条线已经瓦解,从而导致吴某柒的传销团队瓦解。第四,公诉机关没有其他任何证据证实吴某柒2011年底之后还有进行传销活动。

第二部分:关于吴某柒的量刑

本案中,吴某柒存在多项法定、酌定减轻、从轻的量刑情节。

一、坦白、认罪。

自从吴某柒被公安人员第一次叫到派出所调查询问,吴某柒就一直积极、主动的认罪,在庭审中其也当庭认罪并表示出极大的悔罪态度。根据最高法以及广西高院相关量刑的规定,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20%以下;当庭自愿认罪的,可以减少基准刑的10%以下。

二、自首。

本案中吴某柒应被认定为自首。最高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中规定“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本案中,虽然是公安人员到吴某柒家中找吴某柒,但当时只是找吴某柒了解情况,并未对吴某柒采取强制措施,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的关于吴某柒的强制措施的文书。

在侦查机关的抓获经过里记载在吴某柒家中将其抓获并口头传唤至派出所,这显然不符合事实更不符合法律的规定。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第194条规定“传唤犯罪嫌疑人时,应当出示传唤证和侦查人员的工作证件,并责令其在传唤证上签名、捺指印。犯罪嫌疑人到案后,应当由其在传唤证上填写到案时间。传唤结束时,应当由其在传唤证上填写传唤结束时间。犯罪嫌疑人拒绝填写的,侦查人员应当在传唤证上注明。对在现场发现的犯罪嫌疑人,侦查人员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并将传唤的原因和依据告知被传唤人。在讯问笔录中应当注明犯罪嫌疑人到案方式,并由犯罪嫌疑人注明到案时间和传唤结束时间。对自动投案或者群众扭送到公安机关的犯罪嫌疑人,可以依法传唤。”从该条规定可知,适用口头传唤的情况只有一种,就是在案发现场发现犯罪嫌疑人,而本案发生在玉林,且已经过去好几年,所以吴某柒重庆的家不可能是案发现场,对吴某柒不适用口头传唤。如果说重庆的公安人员已经掌握了吴某柒的犯罪线索,去吴某柒家就是为了抓获吴某柒的,完全可以办理相关的传唤证,带着手续去抓人。可是为什么重庆的办案机关没有办理呢?因为,正如吴某柒说的,公安人员找到吴某柒,只是让其去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当时办案机关并没有掌握吴某柒的犯罪的线索或者事实,并没有把吴某柒作为犯罪嫌疑人,所以去找吴某柒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确实只是想找其了解情况的。吴某柒到了派出所,主动地把其进行传销的犯罪行为全部如实的向公安人员做了供述。虽然玉林市的公安机关在2012年就对吴某柒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立案,但是重庆的办案机关并未掌握吴某柒相关的犯罪事实,吴某柒也没有被列为网上逃犯。因此,吴某柒在公安人员向其了解情况的过程中,主动交代了办案机关还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对吴某柒的行为应认定为自首。

三、主动缴纳罚金。

本辩护人在多次会见吴某柒的过程中,吴某柒都表示愿意在其承受能力范围之内缴纳罚金,这点体现了吴某柒积极的悔罪态度。根据了解,吴某柒的家属在庭审之后也积极与法院联系,代吴某柒缴纳了罚金。

四、吴某柒在本案中的行为社会危害性不大。

1、吴某柒并未积极主动去发展传销人员。

本案中虽然吴某柒处于他这个团队的塔尖,但是从案卷的材料可以明确的是,吴某柒进入传销组织后,和所有的传销人员一样,发展了三条下线之后,就没有再主动的去发展其他人员了。而在吴某柒的三条下线中,只有齐兴碧这条下线发展得好,由于齐兴碧和她的两个儿子潘宇、潘峰能力很强,这条线迅速发展壮大。齐兴碧很快的就成立了自己的团队,吴某柒也因此出局,不再领导齐兴碧这条线。从举报材料已经证人证言可以证实,齐兴碧、潘宇、潘峰在传销组织的发展壮大中做了大量的工作,而吴某柒在传销组织中并未做了什么实质性的工作。

2、没有严重后果。

本案中,传销人员来去自由,是否加入传销组织、购买多少产品都是自由选择的,没有任何人强迫。本案中没有发生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和故意伤害等侵害人身权利的案件发生。

3、吴某柒不是传销组织的最顶端。

本案中,吴某柒只是在其所在团队的顶端。但吴某柒也是被别人拉进传销组织,这个传销组织不是吴某柒发起和创立。吴某柒和其他传销人员一样也有他自己的上线。也就是说,吴某柒只是整个大的传销组织金字塔里的一个小金字塔。

因此,请合议庭量刑考虑吴某柒行为社会危害性的时候,根据罪行相适应原则,将吴某柒的行为与那些传销组织的发起人、积极主动发展传销人员、限制传销人员人身自由的组织、领导人员区分开来。

五、检举揭发。

吴某柒归案后,在多次的供述中均向侦查机关检举揭发他的上线刘坤萍。从案卷材料其他证人证言可以证实的确是有刘坤萍这个人存在的。只是不知什么原因,侦查机关并没有继续追查下去。

六、注意量刑的平衡。

与本案有关的其他犯罪嫌疑人,如齐兴碧、潘宇、潘峰等等,侦查机关都是立案后取保候审,根据我国目前的司法实践,很有可能对这些犯罪嫌疑人不再追诉,但是从案卷的材料来看,这些被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行为和吴某柒一样甚至比吴某柒更严重。因此在对吴某柒量刑的时候还应考虑刑罚的平衡。

综上,吴某柒年纪已经六十岁,在其2011年底退出传销组织后就一直没有再进行传销活动,结合以上吴某柒各种法定的从轻、减轻和酌定的从轻情节,辩护人恳请合议庭在量刑的时候充分考虑,对吴某柒执行缓刑,或者判处有期徒刑、拘役到对其宣判之日止。

上述辩护意见恳请合议庭在合议本案时充分考虑并采纳,谢谢!

 

 

 

                     吴某柒的辩护人:广西XX律师事务所

                                             吴晖

                                     二〇一五年七月一日

 

吴某柒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补充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本人吴晖,广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受被告人吴某柒及其家属委托,由所在律师事务所指派,担任吴某柒被控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吴某柒的辩护人。

之前,本辩护人已经提交了一份辩护词,本次补充辩护词依然坚持之前辩护词的所有观点,就目前吴某柒家中出现的情况发表补充辩护意见。

本次补充辩护意见的观点是因吴某柒母亲穆某林因病病危(医院两次下达《病危通知单》),请求合议庭出于人性关怀对吴某柒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执行缓刑或者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刑期至对其宣判之日止。具体理由如下:

吴某柒母亲穆某林,已经87岁高龄,近期因病在重庆某人民医院住院,经医院诊断,穆某林为:1、急性脑梗死;2、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3、冠心病、缺血性心肌病型心脏增大、心房纤颤、心功能II级;4、肺炎;5、陈旧性脑梗死;6、低钾血症;7、轻度贫血;8、低蛋白血症。重庆某人民医院分别于2015年7月17日以及2015年7月27日两次下达了《病危通知单》。上述情况表明吴某柒的母亲穆某林病情已经相当严重,随时有可能去世。

穆某林老人在弥留之际最想念,也整天挂在嘴边念叨的就是她最小的儿子吴某柒。吴某柒虽然是触犯了刑法,但其罪行并不严重,且存在诸多法定、酌定减轻、从轻的量刑情节(第一份辩护词已经详细论述)。吴某柒本身已经年过60,在其退出传销组织后再也没有其他任何违法犯罪行为,因此对吴某柒执行缓刑(或者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刑期至对其宣判之日止)不会有任何的社会危害性,也能让吴某柒见到其母亲最后一面,这也符合我国传统的道德礼仪观念。另外,这样的判决除了彰显我国法律的权威之外,也是对吴某柒的一次感化,势必对其今后悔改有非常大的促进作用,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判决体现了合议庭、法院的人文关怀,这也将成为法院审判工作的一段佳话。

我国刑事审判工作除了严惩犯罪之外,改造、感化犯罪分子是一项更重要的任务。因此,本辩护人再次恳请合议庭结合本案吴某柒的所有量刑情节,考虑吴某柒的实际情况,对吴某柒执行缓刑或者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刑期至对其宣判之日止。

以上补充的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在合议本案是充分考虑并采纳,谢谢!

                     吴某柒的辩护人:广西XX律师事务所

                                              律师

                                   二〇一五年七月三十日

 

附:1、穆某林与吴某柒的关系证明(2页);

    2、穆某林《病危通知单》(2页)。

 




All Right Reserved 南宁刑事律师
Copyright @2013-2013 版权所有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
友情链接
南宁刑事律师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无罪辩护律师南宁经济犯罪辩护律师南宁职务犯罪辩护律师南宁毒品犯罪辩护律师南宁刑事大律师南宁犯罪辩护律师南宁法律咨询南宁专业刑事律师南宁法律咨询南宁重大刑事案件律师广西海底月律师事务所南宁刑事律师找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刑事诉讼律师找南宁专业刑事律师南宁知名刑事律师南宁资深刑事律师南宁著名刑事律师找南宁刑辩律师南宁重大刑事案件律师找南宁专业取保候审律师南宁优秀辩护律师找南宁刑事犯罪律师南宁找刑事律师南宁厉害的看守所刑事律师南宁再审申诉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大案要案律师南宁著名刑事辩护律师南宁企业家犯罪刑事律师南宁资深贪污辩护律师南宁资深二审再审刑事律师找南宁高院再审刑事律师南宁贪污辩护律师南宁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中心南宁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费用南宁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服务南宁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价格南宁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哪家好南宁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南宁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费用南宁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服务南宁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南宁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费用南宁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服务南宁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价格南宁走私罪辩护律师南宁滥用职权刑事律师南宁绑架罪辩护律师南宁盗窃罪辩护律师南宁集资诈骗罪律师南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辩护律师南宁非法买卖毒品罪律师南宁非法持有毒品罪辩护律师南宁贩卖制造运输毒品律师南宁非法持枪罪律师南宁非法经营罪刑事律师南宁拐卖妇女儿童罪辩护律师南宁过失致人死亡罪刑事律师南宁妨害公务罪刑事律师南宁寻衅滋事罪律师南宁逃避逃税罪律师南宁重大责任事故罪刑事律师南宁侵犯商业秘密罪律师南宁聚众斗殴罪刑事律师南宁侵占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敲诈罪辩护律师南宁非法拘禁罪刑事律师南宁玩忽职守罪刑事律师南宁海关走私刑事律师南宁市诉讼刑事律师南宁诉讼刑事律师南宁协议刑事律师南宁好的刑事律师南宁有名的刑事律师律师所南宁有名的刑事律师南宁有名刑事律师南宁找刑事律师南宁权威的刑事律师南宁较权威的刑事律师南宁胜算高的刑事律师南宁胜算大的刑事律师南宁胜算率大的刑事律师南宁胜算率高的刑事律师南宁口碑好的刑事律师南宁刑事方面好的律师南宁哪个刑事律师胜算率高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专业南宁哪家刑事律师比较专业南宁哪个刑事律师口碑比较好刑事律师南宁哪个比较好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找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知名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有名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著名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权威南宁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专业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刑事专业律师事务所南宁知名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著名刑事律师事务所找南宁好的刑事律师事务所找南宁有名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找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找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权威的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刑事纠纷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律师南宁请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律师团队南宁刑事律师网广西海底月律师事务所广西刑事律师找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刑事诉讼律师找广西专业刑事律师广西知名刑事律师广西资深刑事律师广西著名刑事律师找广西刑辩律师广西重大刑事案件律师找广西专业取保候审律师广西优秀辩护律师找广西刑事犯罪律师广西找刑事律师广西厉害的看守所刑事律师广西再审申诉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大案要案律师广西著名刑事辩护律师广西企业家犯罪刑事律师广西资深贪污辩护律师广西资深二审再审刑事律师找广西高院再审刑事律师广西贪污辩护律师广西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中心广西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费用广西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服务广西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价格广西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哪家好广西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广西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费用广西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服务广西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广西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费用广西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服务广西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价格广西走私罪辩护律师广西滥用职权刑事律师广西绑架罪辩护律师广西盗窃罪辩护律师广西集资诈骗罪律师广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辩护律师广西非法买卖毒品罪律师广西非法持有毒品罪辩护律师广西贩卖制造运输毒品律师广西非法持枪罪律师广西非法经营罪刑事律师广西拐卖妇女儿童罪辩护律师广西过失致人死亡罪刑事律师广西妨害公务罪刑事律师广西寻衅滋事罪律师广西逃避逃税罪律师广西重大责任事故罪刑事律师广西侵犯商业秘密罪律师广西聚众斗殴罪刑事律师广西侵占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敲诈罪辩护律师广西非法拘禁罪刑事律师广西玩忽职守罪刑事律师广西海关走私刑事律师广西市诉讼刑事律师广西诉讼刑事律师广西协议刑事律师广西好的刑事律师广西有名的刑事律师律师所广西有名的刑事律师广西有名刑事律师广西找刑事律师广西权威的刑事律师广西较权威的刑事律师广西胜算高的刑事律师广西胜算大的刑事律师广西胜算率大的刑事律师广西胜算率高的刑事律师广西口碑好的刑事律师广西刑事方面好的律师广西哪个刑事律师胜算率高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专业广西哪家刑事律师比较专业广西哪个刑事律师口碑比较好刑事律师广西哪个比较好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找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知名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有名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著名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权威广西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专业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刑事专业律师事务所广西知名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著名刑事律师事务所找广西好的刑事律师事务所找广西有名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找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找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权威的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刑事纠纷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律师广西请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律师团队广西刑事律师网南宁咨询刑事律师南宁知名刑事律师所南宁市刑事律师南宁专门刑事律师南宁专业的刑事律师南宁厉害的刑事诉讼律师南宁刑事律师找哪个好南宁请刑事律师哪家好南宁金融犯罪刑事律师南宁公司犯罪刑事律师南宁毒品刑事律师南宁犯罪刑事律师南宁经济类刑事律师南宁看守所刑事律师南宁律师著名刑事律师南宁擅长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律师辩护南宁刑事律师辩护网南宁刑事律师毒品犯罪南宁刑事律师会见南宁诈骗刑事律师南宁专业刑事律师律师南宁找刑事律师事务所优秀南宁刑事律师南宁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南宁公司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公司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南宁好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好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南宁金融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金融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标准南宁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找南宁民事律师刑事辩护律师南宁请个刑事辩护律师多少钱南宁请刑事辩护律师南宁请刑事辩护律师的费用南宁请知名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如何找专业事辩护律师南宁专业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如何找南宁涉外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涉外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南宁刑事辩护律师费优秀南宁刑事案件律师找南宁刑事案件律师南宁专业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专业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南宁毒品犯罪刑事律师南宁专业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毒品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刑事辩护律师毒品犯罪南宁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南宁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南宁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南宁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南宁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南宁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南宁毒品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律师毒品犯罪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实力强南宁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南宁刑事辩护律师推荐南宁专业的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好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厉害的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强的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律师费标准南宁专打刑事案件律师南宁专做刑事案件的律师南宁刑事案件请律师费用南宁刑事案件申诉律师南宁律师刑事案件办理流程南宁律师代理刑事案件南宁专打刑事案件的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受害人律师南宁刑事案件怎么请律师南宁刑事案件知名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如何请律师南宁诈骗罪刑事律师南宁刑事拘留律师费用南宁刑事律师咨询南宁委托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公司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团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团队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团公司南宁刑事辩护律师网南宁刑事辩护律师网站南宁优秀刑事辩护律师南宁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咨询刑事辩护律师南宁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找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比较好的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好的刑事辩护律师南宁知名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假药案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刑事律师广西咨询刑事律师广西知名刑事律师所广西市刑事律师广西专门刑事律师广西专业的刑事律师广西厉害的刑事诉讼律师广西刑事律师找哪个好广西请刑事律师哪家好广西金融犯罪刑事律师广西公司犯罪刑事律师广西毒品刑事律师广西犯罪刑事律师广西经济类刑事律师广西看守所刑事律师广西律师著名刑事律师广西擅长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律师辩护广西刑事律师辩护网广西刑事律师毒品犯罪广西刑事律师会见广西诈骗刑事律师广西专业刑事律师律师广西找刑事律师事务所优秀广西刑事律师广西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广西公司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公司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广西好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好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广西金融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金融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标准广西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找广西民事律师刑事辩护律师广西请个刑事辩护律师多少钱广西请刑事辩护律师广西请刑事辩护律师的费用广西请知名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如何找专业事辩护律师广西专业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如何找广西涉外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涉外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广西刑事辩护律师费优秀广西刑事案件律师找广西刑事案件律师广西专业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专业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广西毒品犯罪刑事律师广西专业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毒品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刑事辩护律师毒品犯罪广西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广西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广西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广西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广西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广西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广西毒品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律师毒品犯罪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实力强广西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广西刑事辩护律师推荐广西专业的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好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厉害的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强的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律师费标准广西专打刑事案件律师广西专做刑事案件的律师广西刑事案件请律师费用广西刑事案件申诉律师广西律师刑事案件办理流程广西律师代理刑事案件广西专打刑事案件的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受害人律师广西刑事案件怎么请律师广西刑事案件知名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如何请律师广西诈骗罪刑事律师广西刑事拘留律师费用广西刑事律师咨询广西委托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公司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团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团队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团公司广西刑事辩护律师网广西刑事辩护律师网站广西优秀刑事辩护律师广西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咨询刑事辩护律师广西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找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比较好的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好的刑事辩护律师广西知名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假药案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刑事律师广西专业刑事律师南宁假药案刑事辩护律师南宁经济类刑事辩护律师南宁看守所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律师著名刑事辩护律师南宁辩护律师南宁刑事律师南宁贩毒律师南宁申诉律师南宁会见律师南宁刑法律师南宁刑辩律师南宁诉讼律师南宁执行律师南宁毒品律师南宁死刑律师南宁刑辩律师南宁刑案律师南宁缓刑律师南宁犯罪律师南宁受贿律师南宁走私律师南宁诈骗律师南宁绑架罪律师南宁赌博罪律师南宁抢夺罪律师南宁看守所律师南宁找刑辩律师南宁请刑事律师南宁渎职罪律师南宁抢劫罪律师南宁毒品案律师南宁偷窃罪律师南宁虐待罪律师南宁遗弃罪律师南宁找刑事律师南宁刑辩大律师南宁刑事全律师南宁诈骗罪律师南宁贩毒罪律师南宁诽谤罪律师南宁走私罪律师南宁伪证罪律师南宁偷税罪律师南宁洗钱罪律师南宁行贿罪律师南宁盗窃罪律师南宁贪污罪律师南宁受贿罪律师南宁虐童案律师南宁反欺诈律师南宁县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大律师南宁失职罪律师南宁侵占罪律师南宁斗殴罪律师南宁性犯罪律师南宁杀人罪律师南宁间谍罪律师南宁强奸罪律师南宁好刑事律师南宁刑事请律师南宁刑事案律师南宁爆炸罪律师南宁放火罪律师南宁套路贷律师南宁失火罪律师南宁猥亵罪律师南宁刑事网律师南宁招投标律师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南宁著名刑事律师南宁被诽谤师律师南宁刑辩找律师南宁刑事诉讼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刑事咨询律师南宁刑事拘留律师南宁酒驾犯罪律师南宁死刑辩护律师南宁职务犯罪律师南宁资深刑辩律师南宁网络诈骗律师南宁走私犯罪律师南宁优秀辩护律师南宁贪污辩护律师南宁诉讼刑事律师南宁协议刑事律师南宁诈骗案件律师南宁缓刑辩护律师南宁刑事自诉律师南宁知名刑事律师南宁走私案件律师南宁绑架犯罪律师南宁合同诈骗律师南宁集资犯罪律师南宁专业刑事律师南宁刑事专业律师南宁无罪辩护律师南宁人口犯罪律师南宁贩毒案件律师广西假药案刑事辩护律师广西经济类刑事辩护律师广西看守所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律师著名刑事辩护律师广西辩护律师广西刑事律师广西贩毒律师广西申诉律师广西会见律师广西刑法律师广西刑辩律师广西诉讼律师广西执行律师广西毒品律师广西死刑律师广西刑辩律师广西刑案律师广西缓刑律师广西犯罪律师广西受贿律师广西走私律师广西诈骗律师广西绑架罪律师广西赌博罪律师广西抢夺罪律师广西看守所律师广西找刑辩律师广西请刑事律师广西渎职罪律师广西抢劫罪律师广西毒品案律师广西偷窃罪律师广西虐待罪律师广西遗弃罪律师广西找刑事律师广西刑辩大律师广西刑事全律师广西诈骗罪律师广西贩毒罪律师广西诽谤罪律师广西走私罪律师广西伪证罪律师广西偷税罪律师广西洗钱罪律师广西行贿罪律师广西盗窃罪律师广西贪污罪律师广西受贿罪律师广西虐童案律师广西反欺诈律师广西县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大律师广西失职罪律师广西侵占罪律师广西斗殴罪律师广西性犯罪律师广西杀人罪律师广西间谍罪律师广西强奸罪律师广西好刑事律师广西刑事请律师广西刑事案律师广西爆炸罪律师广西放火罪律师广西套路贷律师广西失火罪律师广西猥亵罪律师广西刑事网律师广西招投标律师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广西著名刑事律师广西被诽谤师律师广西刑辩找律师广西刑事诉讼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刑事咨询律师广西刑事拘留律师广西酒驾犯罪律师广西死刑辩护律师广西职务犯罪律师广西资深刑辩律师广西网络诈骗律师广西走私犯罪律师广西优秀辩护律师广西贪污辩护律师广西诉讼刑事律师广西协议刑事律师广西诈骗案件律师广西缓刑辩护律师广西刑事自诉律师广西知名刑事律师广西走私案件律师广西绑架犯罪律师广西合同诈骗律师广西集资犯罪律师广西专业刑事律师广西刑事专业律师广西无罪辩护律师广西人口犯罪律师广西贩毒案件律师广西毒品犯罪律师广西经济犯罪律师广西刑事犯罪律师广西资深刑案律师广西刑事和解律师广西取保候审律师广西行政复议律师广西刑事上诉律师广西再审申诉律师广西法院执行律师广西刑事侦查律师广西刑事处罚律师广西有罪辩护律师广西非罪辩护律师广西法庭抗辩律师广西环保犯罪律师广西药品犯罪律师广西期货诈骗律师广西网络诽谤律师广西证券犯罪律师广西刑事侦缉律师广西优秀刑事律师广西再审案件律师广西现货诈骗律师广西电信诈骗律师广西死刑复核律师广西诈骗诉讼律师广西经济诈骗律师广西死刑上诉律师广西金融犯罪律师广西集资诈骗律师广西犯罪辩护律师广西毒品刑事律师广西毒品辩护律师广西刑事申诉律师广西毒品案件律师广西毒品走私律师广西毒品专业律师广西重大刑事律师广西资深刑事律师广西刑事会见律师广西贪污贿赂律师广西经济刑事律师广西刑事排名律师广西诈骗辩护律师广西资深辩护律师广西看守所请律师广西刑事在线律师广西刑事程序律师广西贪污犯罪律师广西单位犯罪律师广西网络犯罪律师广西海关偷税律师广西海关漏税律师广西海关犯罪律师广西强制执行律师广西刑事推荐律师广西赌博犯罪律师广西盗窃犯罪律师广西上诉二审律师广西刑事责任律师广西刑事处理律师广西刑事申斥律师广西刑事改判律师广西刑事调解律师刑事纠纷律师广西刑事赔偿律师广西轻罪辩护律师广西著名刑辩律师广西知名刑辩律师广西专业刑辩律师广西申诉再审律师广西尽职调查律师广西减刑缓刑律师广西渎职犯罪律师广西开庭辩护律师广西食品犯罪律师广西罪轻辩护律师广西税务犯罪律师广西滥用职权律师广西玩忽职守律师广西商业犯罪律师广西非法拘禁律师广西知名辩护律师广西贪污受贿律师广西国家赔偿律师广西刑事辨护律师广西著名辩护律师广西走私辩护律师广西法院缓刑律师广西二审再诉律师广西涉外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官司律师广西刑事介入律师广西公司犯罪律师广西罪行辩护律师广西网银诈骗律师广西原油诈骗律师广西绑架案件律师广西拐卖犯罪律师广西权威刑事律师南宁经济犯罪律师南宁刑事犯罪律师南宁资深刑案律师南宁刑事和解律师南宁取保候审律师南宁行政复议律师南宁刑事上诉律师南宁再审申诉律师南宁法院执行律师南宁刑事侦查律师南宁刑事处罚律师南宁有罪辩护律师南宁非罪辩护律师南宁法庭抗辩律师南宁环保犯罪律师南宁药品犯罪律师南宁期货诈骗律师南宁网络诽谤律师南宁证券犯罪律师南宁刑事侦缉律师南宁优秀刑事律师南宁再审案件律师南宁现货诈骗律师南宁电信诈骗律师南宁死刑复核律师南宁诈骗诉讼律师南宁经济诈骗律师南宁死刑上诉律师南宁金融犯罪律师南宁集资诈骗律师南宁犯罪辩护律师南宁毒品刑事律师南宁毒品辩护律师南宁刑事申诉律师南宁毒品案件律师南宁毒品走私律师南宁毒品专业律师南宁重大刑事律师南宁资深刑事律师南宁刑事会见律师南宁贪污贿赂律师南宁经济刑事律师南宁刑事排名律师南宁诈骗辩护律师南宁资深辩护律师南宁看守所请律师南宁刑事在线律师南宁刑事程序律师南宁贪污犯罪律师南宁单位犯罪律师南宁网络犯罪律师南宁海关偷税律师南宁海关漏税律师南宁海关犯罪律师南宁强制执行律师南宁刑事推荐律师南宁赌博犯罪律师南宁盗窃犯罪律师南宁上诉二审律师南宁刑事责任律师南宁刑事处理律师南宁刑事申斥律师南宁刑事改判律师南宁刑事调解律师刑事纠纷律师南宁刑事赔偿律师南宁轻罪辩护律师南宁著名刑辩律师南宁知名刑辩律师南宁专业刑辩律师南宁申诉再审律师南宁尽职调查律师南宁减刑缓刑律师南宁渎职犯罪律师南宁开庭辩护律师南宁食品犯罪律师南宁罪轻辩护律师南宁税务犯罪律师南宁滥用职权律师南宁玩忽职守律师南宁商业犯罪律师南宁非法拘禁律师南宁知名辩护律师南宁贪污受贿律师南宁国家赔偿律师南宁刑事辨护律师南宁著名辩护律师南宁走私辩护律师南宁法院缓刑律师南宁二审再诉律师南宁涉外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官司律师南宁刑事介入律师南宁公司犯罪律师南宁罪行辩护律师南宁网银诈骗律师南宁原油诈骗律师南宁绑架案件律师南宁拐卖犯罪律师南宁权威刑事律师南宁抢劫犯罪律师南宁减刑辩护律师南宁全职刑事律师南宁死刑案件律师南宁重大案件律师南宁二审申诉律师南宁专业走私律师南宁专业毒品律师南宁被拘留找律师南宁贩毒辩护律师南宁诈骗犯罪律师南宁挪用资金罪律师南宁电子商务法律师南宁外国人犯罪律师南宁刑事案辩护律师南宁看守所会见律师南宁计算机犯罪律师南宁诈骗罪辩护律师南宁贪污罪辩护律师南宁找刑事犯罪律师南宁非法持枪罪律师南宁逃避逃税罪律师南宁敲诈罪辩护律师南宁找刑事律师南宁权威的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全覆盖律师南宁诈骗罪证据律师南宁专打毒品案律师南宁无罪辩护词律师南宁诈骗罪专业律师南宁非法搜查罪律师南宁减刑缓刑找律师南宁找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刑事案件找律师南宁刑事案件请律师南宁抢劫罪辩护律师南宁故意伤害罪律师南宁盗窃罪辩护律师南宁盗窃罪刑事律师南宁遗弃婴儿罪律师南宁非法拘留罪律师南宁容留卖淫罪律师南宁强迫交易罪律师南宁报复陷害罪律师南宁强迫卖淫罪律师南宁妨害清算罪律师南宁破坏军婚罪律师南宁销售假药罪律师南宁叛逃罪辩护律师南宁滥伐林木罪律师南宁精神伤害罪律师南宁强奸案辩护律师南宁杀人犯辩护律师南宁刑事自诉案律师南宁传销罪辩护律师南宁单位行贿罪律师南宁残疾人犯罪律师南宁窝藏包庇罪律师南宁逃税罪辩护律师南宁开设赌场罪律师南宁侮辱妇女罪律师南宁窝藏罪辩护律师南宁票据诈骗罪律师南宁抗税罪辩护律师南宁贪污受贿罪律师南宁贿赂罪辩护律师南宁受贿罪辩护律师南宁刑事案再审律师南宁刑事诉讼法律师南宁死刑改死缓律师南宁法庭伪证罪律师南宁入室盗窃罪律师南宁刑事资深大律师南宁刑事二审请律师南宁制假售假罪律师南宁制造毒品罪律师南宁著名毒品案律师南宁知名刑事案律师南宁故意杀人案律师南宁组织卖淫罪律师南宁拥用公款罪律师南宁资深走私罪律师南宁强奸罪辩护律师南宁商业受贿罪律师南宁贩毒死刑罪律师南宁抢夺罪辩护律师南宁招摇撞骗罪律师南宁非法拘禁罪律师南宁徇私枉法罪律师南宁贩卖毒品罪律师南宁毒品案辩护律师南宁吸毒被抓找律师南宁虚开发票罪律师南宁金融诈骗罪律师南宁伪造票据罪律师南宁非法采矿罪律师南宁团伙盗窃罪律师南宁抢劫抢夺罪律师南宁组织传销罪律师南宁非法经营罪律师广西抢劫犯罪律师广西减刑辩护律师广西全职刑事律师广西死刑案件律师广西重大案件律师广西二审申诉律师广西专业走私律师广西专业毒品律师广西被拘留找律师广西贩毒辩护律师广西诈骗犯罪律师广西挪用资金罪律师广西电子商务法律师广西外国人犯罪律师广西刑事案辩护律师广西看守所会见律师广西计算机犯罪律师广西诈骗罪辩护律师广西贪污罪辩护律师广西找刑事犯罪律师广西非法持枪罪律师广西逃避逃税罪律师广西敲诈罪辩护律师广西找刑事律师广西权威的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全覆盖律师广西诈骗罪证据律师广西专打毒品案律师广西无罪辩护词律师广西诈骗罪专业律师广西非法搜查罪律师广西减刑缓刑找律师广西找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刑事案件找律师广西刑事案件请律师广西抢劫罪辩护律师广西故意伤害罪律师广西盗窃罪辩护律师广西盗窃罪刑事律师广西遗弃婴儿罪律师广西非法拘留罪律师广西容留卖淫罪律师广西强迫交易罪律师广西报复陷害罪律师广西强迫卖淫罪律师广西妨害清算罪律师广西破坏军婚罪律师广西销售假药罪律师广西叛逃罪辩护律师广西滥伐林木罪律师广西精神伤害罪律师广西强奸案辩护律师广西杀人犯辩护律师广西刑事自诉案律师广西传销罪辩护律师广西单位行贿罪律师广西残疾人犯罪律师广西窝藏包庇罪律师广西逃税罪辩护律师广西开设赌场罪律师广西侮辱妇女罪律师广西窝藏罪辩护律师广西票据诈骗罪律师广西抗税罪辩护律师广西贪污受贿罪律师广西贿赂罪辩护律师广西受贿罪辩护律师广西刑事案再审律师广西刑事诉讼法律师广西死刑改死缓律师广西法庭伪证罪律师广西入室盗窃罪律师广西刑事资深大律师广西刑事二审请律师广西制假售假罪律师广西制造毒品罪律师广西著名毒品案律师广西知名刑事案律师广西故意杀人案律师广西组织卖淫罪律师广西拥用公款罪律师广西资深走私罪律师广西强奸罪辩护律师广西商业受贿罪律师广西贩毒死刑罪律师广西抢夺罪辩护律师广西招摇撞骗罪律师广西非法拘禁罪律师广西徇私枉法罪律师广西贩卖毒品罪律师广西毒品案辩护律师广西吸毒被抓找律师广西虚开发票罪律师广西金融诈骗罪律师广西伪造票据罪律师广西非法采矿罪律师广西团伙盗窃罪律师广西抢劫抢夺罪律师广西组织传销罪律师广西非法经营罪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