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详细

涉外案例6:秦xx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

发布时间:2017年4月19日 南宁刑事律师  Tags: 偷越国(边)境,无期,十年有期徒刑

    多次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到广州打工,被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最高量刑可达无期徒刑,辩护后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秦XX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

情简介

2011年,被告人黄XA、黄XB、黄XC在广东深圳市务工期间认识了秦XX,后三被告人分别与秦XX商量,由她们带越南人到中国,秦XX帮安排工作,然后从务工人员的工资报酬里提成给三被告人。

2012年2月3日上午,黄XA、黄XB、黄XC陆续带越南务工人员非法进入中国广西凭祥市弄怀边贸点,秦XX联系吕XX安排车辆陆续把越南务工者送到方X家集中,然后秦XX联系“阿牛”安排车辆送越南务工人员到深圳。20时许,公安人员在南友高速公路凭祥往南宁方向天西出口路段将运送车辆截获,抓获秦XX及非法入境越南人58人,同时,在方X家等车的黄XA、黄XB、黄XC及20名非法入境越南人也被公安人员抓获。经查,秦XX组织75名,黄XA组织27人,黄XB组织19人,黄XC组织19人。

公诉机关指控

公诉机关认为秦XX、黄XA、黄XB、黄XC的行为,构成了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秦XX是主犯,被告人黄XA、黄XB、黄XC是从犯。秦XX委托韦荣奎律师二审为其辩护。

辩护思路

如果公诉机关指控的情节成立,则秦XX作为主犯,须对其他共犯全部的犯罪行为负责,四人组织的越境人数共计140人,大幅超过了“情节特别严重”的量刑档(一次组织50人以上偷越国(边)境的),依法可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因此,辩护人着重围绕“秦XX是否系主犯”展开辩护,观点主要有:1、本案缺乏必要的、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秦XX系主犯;2、根据“疑罪从无”、“存疑则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只能认定秦XX系从犯,且其犯罪情节较轻,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原判决秦XX犯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二审判处了秦XX有期徒刑十年。

律师评析:该案件一审判处十五年的有期徒刑,韦荣奎律师接受委托作为二审的辩护人,在二审中侧重提出本案缺乏必要的、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秦XX系主犯;根据“疑罪从无”、“存疑则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只能认定秦XX系从犯,且其犯罪情节较轻的辩护观点,虽然法院最终仍认定被告人秦XX系主犯,但在具体量刑上实质上是“疑罪从轻”,未判处秦XX过重的刑罚,判处了秦XX有期徒刑十年。

 


秦XX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案二审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XX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人家属的委托,并征得其本人同意,指派我担任秦XX的二审辩护人。经过阅卷和法庭审理,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秦XX犯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没有异议;但辩护人认为秦XX在本案中是从犯。犯罪情节较轻,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具体辩护意见如下:

    本案缺乏必要的、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秦XX系主犯;根据“疑罪从无”、“存疑则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只能认定秦XX系从犯,且其犯罪情节较轻。

    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是指策划、鼓动、串联、欺骗、拉拢他人偷越我国国(边)境,以及为越境人员出谋划策,创造、提供条件的行为。在这个罪名中,能称之为“主犯”的,势必在共同犯罪中起到整体策划、组织实施的作用。换言之,缺少他的作用,则整个犯罪无法进行。而本案证据材料,并未能显示出被告人秦XX起到了这种关键性的、决定性的主要作用。秦XX本人承认,且也能得到其他被告人、证人充分印证的确凿事实仅是一一“2012年2月3日,秦XX带了越南女子阿英运送过来的)7至8个越南人,与黄XA、黄XB、黄XC运送过来的约60余名越南人,一起共76名越南人,准备从凭祥包车前往广东。途中被公安机关截获。”就这一行为而言,秦XX确实构成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但其并非主犯。

    一、本案主要证据显示出来的事实

    l、秦XX的历次供述中,比较稳定的说法是:2012年大年初四,他接到一个越南女子的电话,问他还要不要找工人,秦说要,现在很多工厂缺工人,“于是她便叫我到凭祥这边来接人,说到时可能有些越南人过来打工”,她还叫秦到凭祥后找“阿平”,井给了其联系电话;秦到凭样后,都是通过“阿平”联系。2012年2月3日上午,那个越南女子告诉秦,说越南人己经到边境了,又让秦联系“阿平”,秦在“阿平”家见到很多分批接来的越南人,“阿平”还在收每人200元的车费;接越南人的车及送他们去广东的大巴都是“阿平”和“阿牛”联系、安排的;秦上大巴车跟车把越南人送往广东。

    2、秦X烈和秦X坤均提到一个女子“阿惠”在其中起作用;秦X坤还提到了“阿平”和“阿牛”,他说是“阿平”召集越南人,“阿牛”联系车。

    3、秦XX的历次笔录中,从来没有提过他认识或联系过黄XA、黄XB、黄XC三人。该三人一审庭审时,也确认并不认识秦XX。相反,她们都提到“阿平”,并强调了“阿平”在本案中的重要作用:

    比如黄XB说:我就跟老大说你过来接,我们不敢去,你要先联系阿平,“叫阿平来接我们,我们才敢过去”,我还把阿平的联系电话告诉了老大:入境的越南人在阿平家集中,阿平叫她收她带来的人每人200元的路费(从弄尧到阿平家):她第一次去广东及从广东回越南,都是阿平接送的,阿平跟她说“如果有越南人进来的时候叫他去拉,他每人收取200元人民币的运费”,到时会给她每人50元的提成;阿平的老婆叫阿芳,帮他做事,是嫁过来很久的越南女子;

    黄XA说,她2011年去中国务工时。认识阿平并互留了电话号码,年底她回凭祥,也是叫阿平开车送我到弄尧,“在车上阿平对我说如果我在越南找到想去广东打工的越南人并交给他接送的话,他每个人收200元,每个人从中抽50元给我作为回扣”,2012年春节,她问老大是否还招人,老大说招,她就带了一些越南人入境,并叫阿平来接。

    确有“第四个越南女子存在”。崇左市公安边防支队2012年8月29日出具的《关于秦XX起诉意见书认定事实的情况说明》中也提到,本案中除黄XA、黄XB、黄XC三人外,还有一个越南女子阮氏任起到组织作用,但因其被抓获时发现身患疾病,当天即已将其遣返出境。吕XX与秦XX的结识就是通过黄XB等人介绍。而实际上,这个阮氏任就是本案中起全盘组织、策划作用的主犯,也是秦XX一再提到的、曾联系他并叫他来凭祥接人的越南女子。

    二、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秦XX在本案中起过整体策划、组织安排的作用。

    1、从主观方面上看,在共同犯罪中,一般都是主犯形成犯罪故意,而从犯只是接受主犯的犯罪意图。本案中,越南女子阿英显然是犯罪活动的策划者:她主动的问秦XX要不要人。要她就组织人偷偷入境。她才是犯意的提出者,并为此着手策划了后续的一系列活动:从联系好“下家”,一一到具体在越南境内放出相关消息、召集务工人员一一在到安排人手带人越境,同时安排好中国境内的接应人员〔包括接人、集中、收费、包车送人等等),都需要有统筹安排。本案没有证据显示,秦XX参与了策划、安排或组织、指挥上述环节。辩护人,秦XX可能对越南女子说过“工厂都需要人,越南人可以来打工”这类的话,但“提供工作机会,增强了越南人入境的动力,或者干脆就是其想入境的原因”,也不等于秦XX就是本案的组织者,就像那些明知趁越南人却招用其务工的工厂一样,虽然他们可以说是“销赃”渠道,但因为其并未参与具体组织非法入境行为,故不能把这些用人单位也说成是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的共犯。就像一些专门收购走私货物的人一样,他们可能对走私者说,你走私进来我就收货,但其并不是走私罪的共犯,而可能因其销赃行为构成其他犯罪。秦XX在本案的角色也是这样,他跟越南人说,广东工厂需要工人,你找得来越南人做工我就收,还给提成,这种给意图犯罪者提供“犯罪动机”,或增强其犯罪动机的行为,并不能定性为“主犯”,而是类似与“教唆犯”这类角色。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定位,仍然要根据其参与行为的程度来界定。本案中,在确定有“用人渠道”后,下定决心组织越南人偷越国边境的,显然是阿英等人,她们才是主犯。而秦XX只是提供“用人渠道”,他之所以会构成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主要还不是因为这一提供“用人渠道”的行为,而是他亲自跑来凭祥,参与了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的最后一环一一将入境的越南人运送到广东相较而言,秦XX的主观恶性较小。

    2、从客观方面上说,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在客观方面上重点表现为“组织”的行为,所谓“组织”主要是指策划、鼓动、串联、欺骗、拉拢他人,促使其偷越国境,以及为偷越活动出谋划策。多方联络,安排偷越时间、地点、路线、运输工具等。而从本案证据反映出来的事实可以看出,此次犯罪行为犯意的提出者、具体组织实施者是“第四个越南女子”,(或叫“阿英”、或叫“阿惠”、或叫阮氏任,无论叫什么,其确实存在);具体着手实施的有黄XA、黄XB、黄XC(发出打工信息、召集人员等),而这三人并未指认本案系秦XX组织策划。另外,在整个犯罪过程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是“阿平”:“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其核心构成要件当然是“偷越国(边)境”,没有这个“入境”的行为,也不能成就本罪。本案中,“入境行为”的完成都是靠越南人自己(从同登地带的小路步行进入弄尧)。入境后的运送是“阿平”出人出车,入境后的集中是在“阿平”家(一说是其姐姐家),集中后的统一出发到到广东的交通工具、司机配备是“阿平”联系、安排。“阿平”还收取越南人每人200元的从弄尧到凭祥的交通费。

    3、未归案的“阿英”和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阿平不仅是犯罪行为的策划者,而且还是身体力行的主要实施者,其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而被告人秦XX只起到了次要的、辅助的作用,是从犯,理由如下:

    ①两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不同:“阿英”参与实施的犯罪行为对于共同犯罪的完成具有关键作用,而秦XX起次要或辅助作用,其只是跟车回广东,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在众多越南人入境、接送、集合、派车中。起到任何组织、安排作用。

    ②两人实际参加犯罪的程度不同:主犯大多参加了全部犯罪活动,如阿英、阿平,而从犯一般只参与实施一部分犯罪活动。从上一点就可看出,阿英、阿平参与了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的所有关键环节:包括策划、鼓动他人、促使其偷越国境:提供偷越活动的重要工具及隐蔽场所一一接送的车辆、集中的地点;安排偷越时间、地点、路线、运输工具等,甚至亲自带人实施偷越国境的行为。而秦XX只参与了很小一部分的犯罪活动:他只是负责将入境的越南人运送到广东,仅此而已。这个行为对偷越国境犯罪的完成,仅起极次要的作用。因此秦XX在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的犯罪活动中,参与程度不深,其行为的情节较轻、作用较小。

    综上所述,两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是明显不同的:阿英居于主导支配地位,其是主犯。秦XX则处于从属地位,应认定为从犯。根据《刑法》第27条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请合议庭在量刑时予以充分考虑。

    以上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辩护人:韦荣奎



All Right Reserved 南宁刑事律师
Copyright @2013-2013 版权所有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
友情链接
南宁刑事律师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无罪辩护律师南宁经济犯罪辩护律师南宁职务犯罪辩护律师南宁毒品犯罪辩护律师南宁刑事大律师南宁犯罪辩护律师南宁法律咨询南宁专业刑事律师南宁法律咨询南宁重大刑事案件律师广西海底月律师事务所南宁刑事律师找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刑事诉讼律师找南宁专业刑事律师南宁知名刑事律师南宁资深刑事律师南宁著名刑事律师找南宁刑辩律师南宁重大刑事案件律师找南宁专业取保候审律师南宁优秀辩护律师找南宁刑事犯罪律师南宁找刑事律师南宁厉害的看守所刑事律师南宁再审申诉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大案要案律师南宁著名刑事辩护律师南宁企业家犯罪刑事律师南宁资深贪污辩护律师南宁资深二审再审刑事律师找南宁高院再审刑事律师南宁贪污辩护律师南宁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中心南宁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费用南宁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服务南宁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价格南宁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哪家好南宁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南宁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费用南宁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服务南宁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南宁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费用南宁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服务南宁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价格南宁走私罪辩护律师南宁滥用职权刑事律师南宁绑架罪辩护律师南宁盗窃罪辩护律师南宁集资诈骗罪律师南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辩护律师南宁非法买卖毒品罪律师南宁非法持有毒品罪辩护律师南宁贩卖制造运输毒品律师南宁非法持枪罪律师南宁非法经营罪刑事律师南宁拐卖妇女儿童罪辩护律师南宁过失致人死亡罪刑事律师南宁妨害公务罪刑事律师南宁寻衅滋事罪律师南宁逃避逃税罪律师南宁重大责任事故罪刑事律师南宁侵犯商业秘密罪律师南宁聚众斗殴罪刑事律师南宁侵占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敲诈罪辩护律师南宁非法拘禁罪刑事律师南宁玩忽职守罪刑事律师南宁海关走私刑事律师南宁市诉讼刑事律师南宁诉讼刑事律师南宁协议刑事律师南宁好的刑事律师南宁有名的刑事律师律师所南宁有名的刑事律师南宁有名刑事律师南宁找刑事律师南宁权威的刑事律师南宁较权威的刑事律师南宁胜算高的刑事律师南宁胜算大的刑事律师南宁胜算率大的刑事律师南宁胜算率高的刑事律师南宁口碑好的刑事律师南宁刑事方面好的律师南宁哪个刑事律师胜算率高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专业南宁哪家刑事律师比较专业南宁哪个刑事律师口碑比较好刑事律师南宁哪个比较好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找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知名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有名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著名南宁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权威南宁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专业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刑事专业律师事务所南宁知名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著名刑事律师事务所找南宁好的刑事律师事务所找南宁有名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找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找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权威的刑事律师事务所南宁刑事纠纷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律师南宁请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律师团队南宁刑事律师网广西海底月律师事务所广西刑事律师找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刑事诉讼律师找广西专业刑事律师广西知名刑事律师广西资深刑事律师广西著名刑事律师找广西刑辩律师广西重大刑事案件律师找广西专业取保候审律师广西优秀辩护律师找广西刑事犯罪律师广西找刑事律师广西厉害的看守所刑事律师广西再审申诉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大案要案律师广西著名刑事辩护律师广西企业家犯罪刑事律师广西资深贪污辩护律师广西资深二审再审刑事律师找广西高院再审刑事律师广西贪污辩护律师广西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中心广西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费用广西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服务广西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价格广西故意伤害罪辩护律师哪家好广西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广西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费用广西故意杀人罪辩护律师服务广西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广西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费用广西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服务广西交通肇事罪辩护律师价格广西走私罪辩护律师广西滥用职权刑事律师广西绑架罪辩护律师广西盗窃罪辩护律师广西集资诈骗罪律师广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辩护律师广西非法买卖毒品罪律师广西非法持有毒品罪辩护律师广西贩卖制造运输毒品律师广西非法持枪罪律师广西非法经营罪刑事律师广西拐卖妇女儿童罪辩护律师广西过失致人死亡罪刑事律师广西妨害公务罪刑事律师广西寻衅滋事罪律师广西逃避逃税罪律师广西重大责任事故罪刑事律师广西侵犯商业秘密罪律师广西聚众斗殴罪刑事律师广西侵占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敲诈罪辩护律师广西非法拘禁罪刑事律师广西玩忽职守罪刑事律师广西海关走私刑事律师广西市诉讼刑事律师广西诉讼刑事律师广西协议刑事律师广西好的刑事律师广西有名的刑事律师律师所广西有名的刑事律师广西有名刑事律师广西找刑事律师广西权威的刑事律师广西较权威的刑事律师广西胜算高的刑事律师广西胜算大的刑事律师广西胜算率大的刑事律师广西胜算率高的刑事律师广西口碑好的刑事律师广西刑事方面好的律师广西哪个刑事律师胜算率高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专业广西哪家刑事律师比较专业广西哪个刑事律师口碑比较好刑事律师广西哪个比较好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找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知名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有名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著名广西哪个刑事律师比较权威广西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专业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刑事专业律师事务所广西知名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著名刑事律师事务所找广西好的刑事律师事务所找广西有名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找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找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权威的刑事律师事务所广西刑事纠纷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律师广西请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律师团队广西刑事律师网南宁咨询刑事律师南宁知名刑事律师所南宁市刑事律师南宁专门刑事律师南宁专业的刑事律师南宁厉害的刑事诉讼律师南宁刑事律师找哪个好南宁请刑事律师哪家好南宁金融犯罪刑事律师南宁公司犯罪刑事律师南宁毒品刑事律师南宁犯罪刑事律师南宁经济类刑事律师南宁看守所刑事律师南宁律师著名刑事律师南宁擅长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律师辩护南宁刑事律师辩护网南宁刑事律师毒品犯罪南宁刑事律师会见南宁诈骗刑事律师南宁专业刑事律师律师南宁找刑事律师事务所优秀南宁刑事律师南宁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南宁公司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公司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南宁好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好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南宁金融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金融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标准南宁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找南宁民事律师刑事辩护律师南宁请个刑事辩护律师多少钱南宁请刑事辩护律师南宁请刑事辩护律师的费用南宁请知名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如何找专业事辩护律师南宁专业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如何找南宁涉外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涉外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南宁刑事辩护律师费优秀南宁刑事案件律师找南宁刑事案件律师南宁专业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专业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南宁毒品犯罪刑事律师南宁专业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毒品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刑事辩护律师毒品犯罪南宁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南宁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南宁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南宁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南宁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南宁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南宁毒品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律师毒品犯罪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实力强南宁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南宁刑事辩护律师推荐南宁专业的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好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厉害的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强的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律师费标准南宁专打刑事案件律师南宁专做刑事案件的律师南宁刑事案件请律师费用南宁刑事案件申诉律师南宁律师刑事案件办理流程南宁律师代理刑事案件南宁专打刑事案件的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受害人律师南宁刑事案件怎么请律师南宁刑事案件知名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如何请律师南宁诈骗罪刑事律师南宁刑事拘留律师费用南宁刑事律师咨询南宁委托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公司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团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团队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团公司南宁刑事辩护律师网南宁刑事辩护律师网站南宁优秀刑事辩护律师南宁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咨询刑事辩护律师南宁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找刑事辩护律师南宁比较好的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好的刑事辩护律师南宁知名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假药案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刑事律师广西咨询刑事律师广西知名刑事律师所广西市刑事律师广西专门刑事律师广西专业的刑事律师广西厉害的刑事诉讼律师广西刑事律师找哪个好广西请刑事律师哪家好广西金融犯罪刑事律师广西公司犯罪刑事律师广西毒品刑事律师广西犯罪刑事律师广西经济类刑事律师广西看守所刑事律师广西律师著名刑事律师广西擅长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律师辩护广西刑事律师辩护网广西刑事律师毒品犯罪广西刑事律师会见广西诈骗刑事律师广西专业刑事律师律师广西找刑事律师事务所优秀广西刑事律师广西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广西公司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公司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广西好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好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广西金融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金融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标准广西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找广西民事律师刑事辩护律师广西请个刑事辩护律师多少钱广西请刑事辩护律师广西请刑事辩护律师的费用广西请知名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如何找专业事辩护律师广西专业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如何找广西涉外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涉外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广西刑事辩护律师费优秀广西刑事案件律师找广西刑事案件律师广西专业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专业经济犯罪刑事辩护律师费用广西毒品犯罪刑事律师广西专业毒品犯罪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毒品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刑事辩护律师毒品犯罪广西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广西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广西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广西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广西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广西专业毒品犯罪刑事案件律师费用广西毒品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律师毒品犯罪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实力强广西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广西刑事辩护律师推荐广西专业的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好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厉害的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强的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律师费标准广西专打刑事案件律师广西专做刑事案件的律师广西刑事案件请律师费用广西刑事案件申诉律师广西律师刑事案件办理流程广西律师代理刑事案件广西专打刑事案件的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受害人律师广西刑事案件怎么请律师广西刑事案件知名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如何请律师广西诈骗罪刑事律师广西刑事拘留律师费用广西刑事律师咨询广西委托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公司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团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团队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团公司广西刑事辩护律师网广西刑事辩护律师网站广西优秀刑事辩护律师广西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咨询刑事辩护律师广西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找刑事辩护律师广西比较好的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好的刑事辩护律师广西知名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假药案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刑事律师广西专业刑事律师南宁假药案刑事辩护律师南宁经济类刑事辩护律师南宁看守所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律师著名刑事辩护律师南宁辩护律师南宁刑事律师南宁贩毒律师南宁申诉律师南宁会见律师南宁刑法律师南宁刑辩律师南宁诉讼律师南宁执行律师南宁毒品律师南宁死刑律师南宁刑辩律师南宁刑案律师南宁缓刑律师南宁犯罪律师南宁受贿律师南宁走私律师南宁诈骗律师南宁绑架罪律师南宁赌博罪律师南宁抢夺罪律师南宁看守所律师南宁找刑辩律师南宁请刑事律师南宁渎职罪律师南宁抢劫罪律师南宁毒品案律师南宁偷窃罪律师南宁虐待罪律师南宁遗弃罪律师南宁找刑事律师南宁刑辩大律师南宁刑事全律师南宁诈骗罪律师南宁贩毒罪律师南宁诽谤罪律师南宁走私罪律师南宁伪证罪律师南宁偷税罪律师南宁洗钱罪律师南宁行贿罪律师南宁盗窃罪律师南宁贪污罪律师南宁受贿罪律师南宁虐童案律师南宁反欺诈律师南宁县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大律师南宁失职罪律师南宁侵占罪律师南宁斗殴罪律师南宁性犯罪律师南宁杀人罪律师南宁间谍罪律师南宁强奸罪律师南宁好刑事律师南宁刑事请律师南宁刑事案律师南宁爆炸罪律师南宁放火罪律师南宁套路贷律师南宁失火罪律师南宁猥亵罪律师南宁刑事网律师南宁招投标律师南宁刑事辩护律师南宁著名刑事律师南宁被诽谤师律师南宁刑辩找律师南宁刑事诉讼律师南宁刑事案件律师南宁刑事咨询律师南宁刑事拘留律师南宁酒驾犯罪律师南宁死刑辩护律师南宁职务犯罪律师南宁资深刑辩律师南宁网络诈骗律师南宁走私犯罪律师南宁优秀辩护律师南宁贪污辩护律师南宁诉讼刑事律师南宁协议刑事律师南宁诈骗案件律师南宁缓刑辩护律师南宁刑事自诉律师南宁知名刑事律师南宁走私案件律师南宁绑架犯罪律师南宁合同诈骗律师南宁集资犯罪律师南宁专业刑事律师南宁刑事专业律师南宁无罪辩护律师南宁人口犯罪律师南宁贩毒案件律师广西假药案刑事辩护律师广西经济类刑事辩护律师广西看守所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律师著名刑事辩护律师广西辩护律师广西刑事律师广西贩毒律师广西申诉律师广西会见律师广西刑法律师广西刑辩律师广西诉讼律师广西执行律师广西毒品律师广西死刑律师广西刑辩律师广西刑案律师广西缓刑律师广西犯罪律师广西受贿律师广西走私律师广西诈骗律师广西绑架罪律师广西赌博罪律师广西抢夺罪律师广西看守所律师广西找刑辩律师广西请刑事律师广西渎职罪律师广西抢劫罪律师广西毒品案律师广西偷窃罪律师广西虐待罪律师广西遗弃罪律师广西找刑事律师广西刑辩大律师广西刑事全律师广西诈骗罪律师广西贩毒罪律师广西诽谤罪律师广西走私罪律师广西伪证罪律师广西偷税罪律师广西洗钱罪律师广西行贿罪律师广西盗窃罪律师广西贪污罪律师广西受贿罪律师广西虐童案律师广西反欺诈律师广西县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大律师广西失职罪律师广西侵占罪律师广西斗殴罪律师广西性犯罪律师广西杀人罪律师广西间谍罪律师广西强奸罪律师广西好刑事律师广西刑事请律师广西刑事案律师广西爆炸罪律师广西放火罪律师广西套路贷律师广西失火罪律师广西猥亵罪律师广西刑事网律师广西招投标律师广西刑事辩护律师广西著名刑事律师广西被诽谤师律师广西刑辩找律师广西刑事诉讼律师广西刑事案件律师广西刑事咨询律师广西刑事拘留律师广西酒驾犯罪律师广西死刑辩护律师广西职务犯罪律师广西资深刑辩律师广西网络诈骗律师广西走私犯罪律师广西优秀辩护律师广西贪污辩护律师广西诉讼刑事律师广西协议刑事律师广西诈骗案件律师广西缓刑辩护律师广西刑事自诉律师广西知名刑事律师广西走私案件律师广西绑架犯罪律师广西合同诈骗律师广西集资犯罪律师广西专业刑事律师广西刑事专业律师广西无罪辩护律师广西人口犯罪律师广西贩毒案件律师广西毒品犯罪律师广西经济犯罪律师广西刑事犯罪律师广西资深刑案律师广西刑事和解律师广西取保候审律师广西行政复议律师广西刑事上诉律师广西再审申诉律师广西法院执行律师广西刑事侦查律师广西刑事处罚律师广西有罪辩护律师广西非罪辩护律师广西法庭抗辩律师广西环保犯罪律师广西药品犯罪律师广西期货诈骗律师广西网络诽谤律师广西证券犯罪律师广西刑事侦缉律师广西优秀刑事律师广西再审案件律师广西现货诈骗律师广西电信诈骗律师广西死刑复核律师广西诈骗诉讼律师广西经济诈骗律师广西死刑上诉律师广西金融犯罪律师广西集资诈骗律师广西犯罪辩护律师广西毒品刑事律师广西毒品辩护律师广西刑事申诉律师广西毒品案件律师广西毒品走私律师广西毒品专业律师广西重大刑事律师广西资深刑事律师广西刑事会见律师广西贪污贿赂律师广西经济刑事律师广西刑事排名律师广西诈骗辩护律师广西资深辩护律师广西看守所请律师广西刑事在线律师广西刑事程序律师广西贪污犯罪律师广西单位犯罪律师广西网络犯罪律师广西海关偷税律师广西海关漏税律师广西海关犯罪律师广西强制执行律师广西刑事推荐律师广西赌博犯罪律师广西盗窃犯罪律师广西上诉二审律师广西刑事责任律师广西刑事处理律师广西刑事申斥律师广西刑事改判律师广西刑事调解律师刑事纠纷律师广西刑事赔偿律师广西轻罪辩护律师广西著名刑辩律师广西知名刑辩律师广西专业刑辩律师广西申诉再审律师广西尽职调查律师广西减刑缓刑律师广西渎职犯罪律师广西开庭辩护律师广西食品犯罪律师广西罪轻辩护律师广西税务犯罪律师广西滥用职权律师广西玩忽职守律师广西商业犯罪律师广西非法拘禁律师广西知名辩护律师广西贪污受贿律师广西国家赔偿律师广西刑事辨护律师广西著名辩护律师广西走私辩护律师广西法院缓刑律师广西二审再诉律师广西涉外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官司律师广西刑事介入律师广西公司犯罪律师广西罪行辩护律师广西网银诈骗律师广西原油诈骗律师广西绑架案件律师广西拐卖犯罪律师广西权威刑事律师南宁经济犯罪律师南宁刑事犯罪律师南宁资深刑案律师南宁刑事和解律师南宁取保候审律师南宁行政复议律师南宁刑事上诉律师南宁再审申诉律师南宁法院执行律师南宁刑事侦查律师南宁刑事处罚律师南宁有罪辩护律师南宁非罪辩护律师南宁法庭抗辩律师南宁环保犯罪律师南宁药品犯罪律师南宁期货诈骗律师南宁网络诽谤律师南宁证券犯罪律师南宁刑事侦缉律师南宁优秀刑事律师南宁再审案件律师南宁现货诈骗律师南宁电信诈骗律师南宁死刑复核律师南宁诈骗诉讼律师南宁经济诈骗律师南宁死刑上诉律师南宁金融犯罪律师南宁集资诈骗律师南宁犯罪辩护律师南宁毒品刑事律师南宁毒品辩护律师南宁刑事申诉律师南宁毒品案件律师南宁毒品走私律师南宁毒品专业律师南宁重大刑事律师南宁资深刑事律师南宁刑事会见律师南宁贪污贿赂律师南宁经济刑事律师南宁刑事排名律师南宁诈骗辩护律师南宁资深辩护律师南宁看守所请律师南宁刑事在线律师南宁刑事程序律师南宁贪污犯罪律师南宁单位犯罪律师南宁网络犯罪律师南宁海关偷税律师南宁海关漏税律师南宁海关犯罪律师南宁强制执行律师南宁刑事推荐律师南宁赌博犯罪律师南宁盗窃犯罪律师南宁上诉二审律师南宁刑事责任律师南宁刑事处理律师南宁刑事申斥律师南宁刑事改判律师南宁刑事调解律师刑事纠纷律师南宁刑事赔偿律师南宁轻罪辩护律师南宁著名刑辩律师南宁知名刑辩律师南宁专业刑辩律师南宁申诉再审律师南宁尽职调查律师南宁减刑缓刑律师南宁渎职犯罪律师南宁开庭辩护律师南宁食品犯罪律师南宁罪轻辩护律师南宁税务犯罪律师南宁滥用职权律师南宁玩忽职守律师南宁商业犯罪律师南宁非法拘禁律师南宁知名辩护律师南宁贪污受贿律师南宁国家赔偿律师南宁刑事辨护律师南宁著名辩护律师南宁走私辩护律师南宁法院缓刑律师南宁二审再诉律师南宁涉外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官司律师南宁刑事介入律师南宁公司犯罪律师南宁罪行辩护律师南宁网银诈骗律师南宁原油诈骗律师南宁绑架案件律师南宁拐卖犯罪律师南宁权威刑事律师南宁抢劫犯罪律师南宁减刑辩护律师南宁全职刑事律师南宁死刑案件律师南宁重大案件律师南宁二审申诉律师南宁专业走私律师南宁专业毒品律师南宁被拘留找律师南宁贩毒辩护律师南宁诈骗犯罪律师南宁挪用资金罪律师南宁电子商务法律师南宁外国人犯罪律师南宁刑事案辩护律师南宁看守所会见律师南宁计算机犯罪律师南宁诈骗罪辩护律师南宁贪污罪辩护律师南宁找刑事犯罪律师南宁非法持枪罪律师南宁逃避逃税罪律师南宁敲诈罪辩护律师南宁找刑事律师南宁权威的刑事律师南宁刑事全覆盖律师南宁诈骗罪证据律师南宁专打毒品案律师南宁无罪辩护词律师南宁诈骗罪专业律师南宁非法搜查罪律师南宁减刑缓刑找律师南宁找刑事辩护律师南宁刑事案件找律师南宁刑事案件请律师南宁抢劫罪辩护律师南宁故意伤害罪律师南宁盗窃罪辩护律师南宁盗窃罪刑事律师南宁遗弃婴儿罪律师南宁非法拘留罪律师南宁容留卖淫罪律师南宁强迫交易罪律师南宁报复陷害罪律师南宁强迫卖淫罪律师南宁妨害清算罪律师南宁破坏军婚罪律师南宁销售假药罪律师南宁叛逃罪辩护律师南宁滥伐林木罪律师南宁精神伤害罪律师南宁强奸案辩护律师南宁杀人犯辩护律师南宁刑事自诉案律师南宁传销罪辩护律师南宁单位行贿罪律师南宁残疾人犯罪律师南宁窝藏包庇罪律师南宁逃税罪辩护律师南宁开设赌场罪律师南宁侮辱妇女罪律师南宁窝藏罪辩护律师南宁票据诈骗罪律师南宁抗税罪辩护律师南宁贪污受贿罪律师南宁贿赂罪辩护律师南宁受贿罪辩护律师南宁刑事案再审律师南宁刑事诉讼法律师南宁死刑改死缓律师南宁法庭伪证罪律师南宁入室盗窃罪律师南宁刑事资深大律师南宁刑事二审请律师南宁制假售假罪律师南宁制造毒品罪律师南宁著名毒品案律师南宁知名刑事案律师南宁故意杀人案律师南宁组织卖淫罪律师南宁拥用公款罪律师南宁资深走私罪律师南宁强奸罪辩护律师南宁商业受贿罪律师南宁贩毒死刑罪律师南宁抢夺罪辩护律师南宁招摇撞骗罪律师南宁非法拘禁罪律师南宁徇私枉法罪律师南宁贩卖毒品罪律师南宁毒品案辩护律师南宁吸毒被抓找律师南宁虚开发票罪律师南宁金融诈骗罪律师南宁伪造票据罪律师南宁非法采矿罪律师南宁团伙盗窃罪律师南宁抢劫抢夺罪律师南宁组织传销罪律师南宁非法经营罪律师广西抢劫犯罪律师广西减刑辩护律师广西全职刑事律师广西死刑案件律师广西重大案件律师广西二审申诉律师广西专业走私律师广西专业毒品律师广西被拘留找律师广西贩毒辩护律师广西诈骗犯罪律师广西挪用资金罪律师广西电子商务法律师广西外国人犯罪律师广西刑事案辩护律师广西看守所会见律师广西计算机犯罪律师广西诈骗罪辩护律师广西贪污罪辩护律师广西找刑事犯罪律师广西非法持枪罪律师广西逃避逃税罪律师广西敲诈罪辩护律师广西找刑事律师广西权威的刑事律师广西刑事全覆盖律师广西诈骗罪证据律师广西专打毒品案律师广西无罪辩护词律师广西诈骗罪专业律师广西非法搜查罪律师广西减刑缓刑找律师广西找刑事辩护律师广西刑事案件找律师广西刑事案件请律师广西抢劫罪辩护律师广西故意伤害罪律师广西盗窃罪辩护律师广西盗窃罪刑事律师广西遗弃婴儿罪律师广西非法拘留罪律师广西容留卖淫罪律师广西强迫交易罪律师广西报复陷害罪律师广西强迫卖淫罪律师广西妨害清算罪律师广西破坏军婚罪律师广西销售假药罪律师广西叛逃罪辩护律师广西滥伐林木罪律师广西精神伤害罪律师广西强奸案辩护律师广西杀人犯辩护律师广西刑事自诉案律师广西传销罪辩护律师广西单位行贿罪律师广西残疾人犯罪律师广西窝藏包庇罪律师广西逃税罪辩护律师广西开设赌场罪律师广西侮辱妇女罪律师广西窝藏罪辩护律师广西票据诈骗罪律师广西抗税罪辩护律师广西贪污受贿罪律师广西贿赂罪辩护律师广西受贿罪辩护律师广西刑事案再审律师广西刑事诉讼法律师广西死刑改死缓律师广西法庭伪证罪律师广西入室盗窃罪律师广西刑事资深大律师广西刑事二审请律师广西制假售假罪律师广西制造毒品罪律师广西著名毒品案律师广西知名刑事案律师广西故意杀人案律师广西组织卖淫罪律师广西拥用公款罪律师广西资深走私罪律师广西强奸罪辩护律师广西商业受贿罪律师广西贩毒死刑罪律师广西抢夺罪辩护律师广西招摇撞骗罪律师广西非法拘禁罪律师广西徇私枉法罪律师广西贩卖毒品罪律师广西毒品案辩护律师广西吸毒被抓找律师广西虚开发票罪律师广西金融诈骗罪律师广西伪造票据罪律师广西非法采矿罪律师广西团伙盗窃罪律师广西抢劫抢夺罪律师广西组织传销罪律师广西非法经营罪律师